365备用
365备用 > 365备用 > 安徽肥西修复圩堡群淮军故里将现往日容颜

安徽肥西修复圩堡群淮军故里将现往日容颜

2019-10-14 12:48 网络整理

把高楼和柏油马路抛在脑后,踏过护圩濠沟上的吊桥,进入灰墙青瓦的安徽肥西刘铭传故居。

刘铭传故居又称大潜山房,俗称刘老圩,四面环水,吊桥能行人走马。从外入里,有种敬畏的感觉,更楼、钢叉楼彰显出森严壁垒;亭台楼阁、小桥回廊,又让人体会到“解甲归田乐,清时旧垒闲”般的恬静闲适。

曾几何时,匠心独具的肥西淮军圩堡,星罗棋布。历经沧桑,代表皖中建筑风格,带着历史的记忆,保存兼具建筑美学、自然风光的靓丽身姿,成为肥西独一无二的文化旅游资源。如今,在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经过文化和旅游部门保护、规划、修缮,肥西圩堡群将恢复往日的容颜,拾起历史的钩沉。

兼具军事和建筑美学的圩堡

刘铭传故居位于肥西县铭传乡启明村境内,故居东大门前有吊桥与道路相连。东大门的门房前有砖刻匾额,上书刘铭传手书“大潜山房”。穿过吊桥,跨过“大潜山房”门楼,走进故居,旧时的“宫保第”呈现在眼前。

很难想象,十多年前,这里只是几处老房屋和一片建筑遗迹。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肥西县文物管理所于2004年、2007年、2013年对刘老圩先后进行了三次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为保护维修工程提供了详实的历史资料。

从刘铭传故居驱车15分钟来到唐五房圩--淮军名将、近代抗日保台第一人唐定奎的故居,二百多亩的圩堡,经过时光冲刷,仅剩下大概的框架和零散的绿植。砖混结构的现代建筑还有不少住户,一位老者在树下择菜,他在唐老圩住了半辈子,见证了老圩子几番兴衰,“古建筑剩不下多少,毕竟圩子有200多年历史。”

“现存的圩堡,产权不清晰,是制约淮军圩堡群保护利用的一大障碍。”肥西县文旅局办公室主任刘鸣介绍说,当地正积极对圩堡群组织实施规划保护,强化规划的法律权威,现存的保护范围内的建筑和一切设施都要在规划的指导下进行设计维修。

刘铭传故居内景

继续前行,又来到唐五房圩转心楼下面,据说这是唐氏后人的老宅,中间用花廊隔开,圩堡东南另辟一座花园,与沟壕外用石桥相通。从圩堡到校舍,承载了历史的变迁的转心楼,依然保留着初建时的神韵。听着当地人对它的描述,记者脑补着莲池亭阁、茂林修竹,不禁感慨肥西圩堡的经久不衰和厚重文化。

一边挂着学校班级门牌,一边悬挂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置身转心楼,仿佛在历史时空中交错。四合院式的徽式书屋,路宽7尺许,正好容得马匹行走,建筑又名“走马转心楼”,东门额有“紫气东来”四字,据说是李鸿章所题。

刘鸣介绍,和刘铭传故居一样,唐老圩的主人,也曾是淮军将领。晚清时期,以庐州为核心的江淮地区出现了大量的团练。成分上看,安徽的团练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兴于合肥东乡的官团,另一种是兴于合肥西乡的民团。这些团练经过发展成为了著名的淮军。

李鸿章是晚清洋务运动的领军人物,同样也是淮军的创始人。淮军将士大多出身贫寒,具有较强的拼搏和进取精神。鼎盛时期的淮军不仅在清朝内部,甚至在东亚地区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军事影响力。更为重要的是,淮军也成为了推动晚清洋务运动的重要力量。

肥西县作为淮军的故乡,走出了一批身经百战、忧国忧民的将领。《肥西县志》记载:“兹择其要者记录达218名。”淮系子弟功成名就后纷纷回到家乡置办产业,兴建房屋,这也促使了圩堡群的形成。

肥西县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马骐告诉记者,肥西初期的圩堡是地方团练组织所建,且以紫蓬山、周公山、大潜山三座大山为核心。张树声筑堡于周公山下,刘铭传筑堡于大潜山北,董凤高筑堡于大潜山南,唐殿魁、唐定奎兄弟筑堡于大潜山西南,周盛波、周盛传兄弟筑堡于紫蓬山北,解先亮、叶志超等筑堡于紫蓬山南,周世臣筑堡于紫蓬山东北。一时之间,方圆百里内形成了三山为核心的团练圩堡群。

“之所以修建这些圩堡,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防御。”马骐说。后来,肥西团练逐步发展为名声大噪的淮军。这些将领们在战事结束后衣锦还乡,在肥西紫蓬山、大潜山一带营造了100多个私家庄园,形成了圩堡群。这些圩堡不但可以居住,而且具有良好的防御性能,将南方建筑的灵秀之美与北方建筑的粗狂大气完美结合,在江淮大地上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时光荏苒,如何将这些圩堡群保护好,成为了如今当地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